精彩小说尽在92小说网!

首页  >  耽美百合  >  元帅他不同意离婚

元帅他不同意离婚连载

山有瓜兮 著

现代耽美纯爱幻想未来星际

林敬知和元帅自结婚后就从未见过面。得知元帅有了心上人,在后者苦口婆心的劝说下,林敬知选择了离婚。因一年没有同房记录,系统判定离婚协议通过。协议通过的下一秒,敌星的大本营就被炸烂了协议通过的第九个小时,元帅站在了林敬知的面前

2.27万字|1668次点击更新:2018-3-19 18:40:13

这是一本由山有瓜兮所写的星际纯爱小说,主角是一个未来的星际治疗师,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他跟自己的元帅丈夫很久没有见过面了,所以在得知元帅有心上人的时候,他选择了离婚,但是为什么这个男人不愿因跟他离婚呢,已经出轨了啊!

免费阅读

    "你认为,我应该选择离婚?"首都星科研院会客间内。
    柔软的椅子上笔挺坐直了的,是一名黑发黑眸,鼻梁上架着镜框的男人。
    他的头发被打理地一丝不苟,衣服也熨烫平整,倘若不是眉宇间的点点倦色,恐怕谁也不会把他和门外已经忙到翻天覆地的小组人员联想在一起。
    更不会想到,他就是被当今科研院奉为瑰宝的存在,林敬知。
    而坐在他正对面的,是一名身材窈窕,五官非常精致的女人,哪怕双眼已经哭到红肿,也依旧掩盖不了其美貌。
    那是苏娜,联盟头条,大楼光板,以及星际网络剧上常年能看见的面孔,是时下联盟最红火的女星之一。
    理论上来说,这样一个生长在耀眼镁光灯下的人,和林敬知的生活并不会产生交集,但一个小时前,这位女士却出现在了林敬知面前。
    出现的地点,是他的工作单位;出现的时间,是傍晚七点五十分;出现的目的,是让他和他的丈夫西德元帅离婚;而理由,则是她现在手捂住的小腹下,已经有八周零三天大的胎儿。
    "不,我认为,你没有选择。"书上曾说,哭泣的女人通常都柔软而动人,但林敬知却觉得,此时此刻坐在他面前的苏娜,更像一把锋利的匕首,刺眼的光芒闪地他脑仁疼。
    "孩子的胎教很快就会开始,我不希望到那时候,我还无法告诉他他的父亲是谁。"苏娜的声音很凉,带着几分轻视和警告,"我想林先生你应该知道,联盟系统规定,一年内没有同居记录,婚姻任何一方申请离婚都可以直接通过,我把这个选择权交给你,是出于尊重,为了让你在这件事情上更好看一些。"林敬知推了一下自己鼻梁上的镜框。
    准确的说,是一年零八天又十三小时。
    他和西德自结婚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面。并且在足足一年的时间内,除了例行公事一般的问候邮件以外,他们之间从没有过任何多余的联系。
    传闻西德元帅风趣幽默,甜蜜饯永远都含在嘴里,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轻易勾走男男女女的魂魄。然而他给林敬知写下的邮件,却永远都简短地宛若在做工作报告。
    目光重新聚焦在苏娜身上,林敬知觉得头顶的灯光好像有些刺眼,"联盟对胎儿的监管非常严格,它被记录在册了吗?"苏娜脸色不自然了一瞬,但很快就恢复了,"当然。"林敬知看着她的眼睛,一动不动,语气认真道,"那么,在被记录在册的那一刻,它的父亲是我的丈夫,有关这一点,你可以在胎教的时候告诉它。"确实很认真,认真到苏娜在感觉到自己被讥讽的那一瞬间,还忍不住质疑了一下自己的判断。
    "林敬知,你什么意思?"回过神后,苏娜很快就冷下了脸色。
    "告诉孩子真相,教会他们诚实,是非常好的人生第一课。"林敬知纤长的手指在膝盖上轻轻地点了点。
    苏娜冷笑,"也就是说,你不打算离婚是吗?"林敬知偏了偏头,黑色的瞳孔在金属镜框的折射下仿佛在发光。
    "怎么?"对上林敬知的表情,再开口的苏娜声音有些僵硬。
    尽管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苏娜自诩聪颖,她常年流连在各种社交场合,一个小时的时间,足够她看清楚大部分人,知道他们想要什么,知道他们吃哪一套。
    这是苏娜引以为傲的本领。
    而林敬知这种情商负数的角色,对她而言,很显然在这个"大部分人"内。
    最开始,苏娜是打算用眼泪来解决这件事情的,但她没想到的是,在她哭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内,林敬知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过,只是静静地坐在她面前,连动作都鲜少作改变。
    当她对这点产生疑问的时候,对方给她的回答是,"我想在你能正常说话的时候,进行有效的交流",以及,"介于你要诉说的事情我认为有听下去的必要,所以我给你的情绪冷却时间是四十分钟,超过这个时间,我就要工作了".
    然后苏娜就不哭了。
    只是,事情并没有因为她的不哭而产生转变。
    接下来二十分钟的交流里,这个在介绍人口中"情商极低"、"不善交际"、"眼里只有工作"的人,一点点磨平了苏娜的全部耐心,让她在此时此刻,彻底卸掉了伪装。
    "在我的认知里,事情的决定权只存在于和它相关的人手上,"林敬知的手指再次在膝盖上点了点,像是在思索什么,停顿了两秒,"换言之,就我和西德婚姻是否应该中止这件事上,你不具备参与的身份和资格。""资格"两个字似乎刺激到了苏娜,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握紧了,一双美目瞪得很大,"我是西德的爱人!""这不合法。"林敬知冷静道。
    "他爱我,他对我有着对你永远都不可能有的感情!""感情不能超越法律。"苏娜肩膀上扬,咬紧了牙关,手移到了自己的小腹处,"这是我们的孩子,我们有孩子了,你到底明不明白---"事实证明,苏娜这句话确实戳中了什么,一直以来但凡她说话,林敬知从来都会绅士地听完,这还是她坐进这间房间后,第一次被打断。
    "抱歉,我并不想在一个未出生的婴儿身上过多的评头论足,但是从父母的行为出发,它,也是不合法的。"凉凉的声音从林敬知的口中吐出,当苏娜看过去的时候,前者的表情和此前并没有什么差别。
    看上去就好像在和人讨论一项学术题,鼻梁上那副古老的镜框将他的脸衬地更加死板---从苏娜的角度来说,应该是该死的死板。
    她简直无法理解,西德元帅到底为什么会和这样毫无趣味的人结婚。
    而这场对话,最终也以苏娜怒气冲冲地丢下一句"不知好歹",并站起身冲出房间,将电子门天赋凛然地摔到震天响,宣告结束。
    房间里陷入了一时平静,直到"蹬蹬蹬---"的高跟鞋声走到很远之后,林敬知才轻轻地皱了皱眉。
    他不是一个擅长情绪外露的人,回想着刚刚苏娜告诉他的一切,林敬知唇角微微撇了撇。
    良久,手腕上的终端响起,目光睐过去,看着上面写着他工作时间已经超过十一个小时的警告,林敬知眸光微动。
    那是西德在他终端上安装的软件。
    算是他们婚姻开始时,这人对他唯一的要求---连续工作时间不能超过十二个小时。
    最初只有六小时,后在林敬知出色的精神报告及强烈要求下,提高成了十二小时,这种在西德眼里的超负荷工作时间。
    今天之前,林敬知都严格遵守。
    ·会客厅和小组中隔着较长的一段距离,所有的声音都被拦阻在两道门之外,此时的这个房间,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一般。
    "林师兄?"半晌,门被人重新敲响,一个黄毛脑袋关切地凑了进来,看见林敬知的时候,嘿嘿一笑,"师兄,新一阶段的报告刚刚整合完啦,我们准备去聚餐,就是最近新开的那家餐厅!听说超级好吃的,教授请客,一起?""……不了。"林敬知捏了捏额角,关闭了终端上的"工作警报".
    "真的不去吗?这可是难得的假诶!而且那个餐厅里还有很多好看的小姐姐---"黄毛对林敬知的答复看上去有些失望。
    林敬知没说话。
    黄毛见状顿了顿,晃晃脑袋,识趣道,"那,那师兄你早点休息啊,想吃什么给我留言,一会我给你带回来。"黄毛说着,目光一晃,落在了林敬知面前的桌面上一枚小小的芯片,目光点了点,好心提醒,"芯片不要忘记拿了啊!""嗯。"门重新被关上,林敬知看了眼桌上那个发亮的芯片,刚刚和苏娜谈话时那股尖锐的感觉再次袭来。
    芯片里放着的,是在边疆的时候,苏娜笑着撞进西德怀里,而西德反手将人搂住的视频。在灯光暧昧的酒馆里,他们看上去对那样的场合游刃有余,你来我往的举止显得暧昧又流连。
    而那之后,还跟了一段模模糊糊,两个人相拥撞进走廊房间的监控录像。
    林敬知看过一遍,每一帧都看过。而在看过一遍之后,林敬知认为,之前苏娜有一句话说的是正确的。
    "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".
    林敬知确定自己无法对任何人,做出视频中那些暧昧的举止,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伴侣。
    而除了视频以外,芯片内还放着一份孩子和西德的血缘关系鉴定书,在上面签字的,是联盟内赫赫有名的专家。
    结婚的时候,西德说过他很忙,联盟的边疆战争也的确从未停止过,身为联盟最年轻的一位元帅,各司其职,林敬知表示理解。
    他像结婚时承诺的那样,理解西德的忙碌,遵守他要求自己单次工作时间不超过十二小时的规定,同时将对方设置为第一联络人,尽力以最快的速度回复对方的讯息。
    这是林敬知的认知范围里,他所能做到的全部。
    他一直以为西德是一个会对自己一切行为负责任的人,无论是对婚姻,还是对联盟。
    而对方连婚姻最基本的原则都没有遵守,是超出林敬知判断的事情。当苏娜坐在他面前,拿出芯片,并展开内容的时候,林敬知就明白,在这件事情上,自己是处于最被动地位的人。
    认清事实,承认事实,相信事实,是林敬知行动原则的第一点,但是在刚刚,他头一次没来由地耍了小脾气。
    他的信任被辜负了,他的伴侣背叛了他。
    想到这里,林敬知的嘴角微微下撇。他的眼睛里依旧没有涌现出过多的情绪,但下拉的嘴角却足以显现出他的难过和不快。
    他盯着终端看了良久,最终再次关闭了工作警报,把芯片放入口袋,走出房门,埋身于工作中。
    ·工作警报并不只是被安装在林敬知的终端上,西德的终端上也有。
    只是等他收到同样的警报时,十一小时已经变成三十二小时了,而他,则刚刚从一个矿洞中出来,同行小队带出来的,是数百名的人质。
    二十多小时的辐射矿洞潜伏行动并不容易,此时的西德看上去有几分狼狈。
    "元帅!最后一个洞穴搜索完毕,人质名单核对完整,第一小队传来信报,说已经就位!"站在他面前的信报兵站直了身体,几天几夜没停的工作让这群人看上去非常疲惫,但却盖不住双眸里星星点点的光芒。
    他们就要成功了!
    一直在边境肆意骚扰他们的星际海盗,终于要被他们一网打尽了!
    这是最关键的时刻。
    西德对上信报兵激动的目光。
    和后者稍显矮小的身材不同,西德的身材要高出许多,此时此刻他的上半身只有一件束身衣,黑色的布料紧紧地贴在身上,勾勒出身体的线条,胸前和手臂肌肉的起伏堪称完美,那不是夸张而又虚有其表的肌肉,所有人都知道,它们在关键时刻,能爆发出怎样凶猛而又令人惊叹的力量。
    "人形兵器"的称号,就是来源于此。
    而和"人形兵器"这四个字显得格格不入的,是西德的长相,黄灰色的头发落在脑后,和寻常士兵比起来有点过长,还带着点曲卷,一双灰蓝色的眼睛里更是充满了多情。
    那是一张在初次见面,就能不由分说直接被棍棒打进花花公子一栏的脸。
    "让所有人归队,感染者尽快抢救治疗,送离前线。"边疆矿星辐射对人体的干扰不是一般大,这一次潜伏足足二十小时,尽管中间队伍进行过换班,但队员中依旧有不少已经出现感染症状的,西德说着,接过亲卫兵递来的水杯,然后扯了扯嘴角,"至于法昂---""法昂海盗团团长于十分钟前矿洞爆炸时已经向我们发起求和消息,希望取得谈判!""谈判?"看了眼信报兵身后的红色夕阳,以及夕阳下倒得七零八落的人质还有伤兵,西德嗤笑一声,眼睛里带着嗜血的光芒,"现在知道要谈判了?真有意思。"信报兵紧紧地盯着西德。
    "按原计划执行,让他们滚。""是!"伴随着洪亮的回应声,西德抬起手腕。
    林敬知工作警报的讯息还没来得及传到他刚刚恢复信号的终端上,一条消息就率先出现在了西德的眼前。
    "婚姻系统提示:林敬知博士于五分钟前,单方面向您提出解除婚约,系统判定解除理由、时间符合'婚姻单方面判决条例',现将此项目录入总系统进程,系统预计将在八小时内做出判决,如若您也选择离婚,则此项进度将即刻通过----"

读者点评

波特?这名字忒耳熟!军医先生,你的名字不会叫哈利或者詹姆斯吧哈哈哈哈,开大开大!!让那些不相信的人统统脸打肿!

网友评论

加载更多

网名(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) 回复 [ ] 楼取消回复

最新上架